电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工信部召集多晶硅企业座谈四川企业大多停产

发布时间:2021-01-22 05:52:58 阅读: 来源:电磁阀厂家

严峻的形势已让国内多晶硅企业坐立不安。3月13日,工信部召集数家多晶硅企业代表座谈,商谈目前的市场形势以及政策。3月18日,多晶硅行业技术创新联盟还将召开会议研究对策。

四川是国内多晶硅生产最为集中的区域,在工信部公示首批通过行业准入审查的20家多晶硅企业名单里四川就占有6家,另外未被纳入的还有几家。不过,目前仅四川永祥多晶硅公司和四川瑞能维持生产,其余都停产。

大规模停产

四川境内有多晶硅企业10家左右,主要分布在乐山、眉山、成都、雅安等地。纳入工信部首批行业准入公示的有新光硅业、东气峨半、四川瑞能、四川永祥、天威四川和乐电天威等,他们的产能分别是1260吨、2200吨、3500吨、4000吨、3000吨和3000吨。

一位原四川某多晶硅企业高管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由于欧债危机的影响,欧洲市场需求大幅下降,美国实行“双反”,中国的终端市场又未启动,加之最近几年多晶硅行业产能扩张,无序竞争,因此目前市场形势非常低迷。

“市场订单远远低于直接成本,更别说间接费用了。”该人士说,因此川内企业几乎都停产。永祥董事长冯德志表示,目前,四川境内的多晶硅企业只有永祥和瑞能在维持生产,瑞能则是自用。

永祥的大股东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表示,“2011年下半年欧债危机深化,欧洲政府在节支,政策上调低补贴,而金融信贷机构又无暇顾及;而制造能力上,2010到2011年上半年,从多晶硅到组件这部分扩张了很多产能,出现供大于求。”

在这一背景下,国际多晶硅价格从2011年年中70多美元/公斤跌到年末30美元左右。刘汉元表示,“价格一跌再跌,跌到前段时间20万元/吨不到。这是全世界全行业亏损。”

目前国内大多数企业都已停产。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大家都在进行系统完善优化,技术改造,降低成本。”事实上,对于化工企业来说,停产意味着很大的损失,然而即使这样,企业也愿意停产。刘汉元还表示,永祥也是“咬住牙,勒紧裤腰带,鼓足气顶过去。”

多晶硅行业也被称为“高耗能”行业。前述人士表示,电费是主要成本之一,占多晶硅企业生产成本的40%左右,一公斤多晶硅综合能耗在120度~200度电。刘汉元也表示,电价是比重最大一块,目前四川的电价每度在0.73元~0.75元之间,这种大规模的用电在全国也算比较高的。而全世界中等水平生产一公斤多晶硅100度电,到组件为止,在电池片上的全程消耗1千瓦需要1000度~1500度。

“大家面临的成本压力和销售价格的压力,那么一定是相对成本更高的压力更大,咬紧牙把成本控制在相对优化的水平,尽量维持生产成为永祥过去和这段时间的指导思想。”刘汉元表示,永祥也是在成本线上晃来晃去,销售价格22万元/吨,成本线21万元~22万元/吨左右,而全国最先进的线基本上成本能达到20美元~25美元/公斤。

虽然近期多晶硅价格略有回升,但是,“价格未来会回升到什么程度取决于平衡实现时间的长短,但是价格总体下行,技术含量提升,生产成本不断降低,应用量不断提升,这是新兴产业必然的曲线,会反弹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要下去。”刘汉元说。

行业洗牌?

屋漏偏逢连夜雨,继美国之后,印度也发起针对中国光伏组件的“双反”立案。受美、印两国带动,一旦欧盟也紧随其后采取类似措施,将会对中国光伏产业带来致命打击,业内担心,这样国内光伏产业会从此一蹶不振。

而前述业内人士也表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把经济增速调整为7.5%,也就是说主要是转变增长方式,不是经济大型扩张,这对新能源行业将是一个坎。因此,在大规模行业停产的时候,很多人提出太阳能产业即将洗牌。

刘汉元也表示公司讨论过合作并购等,“但是理论上可行现实上行不通,原因是过去建的生产线,固定资产投资、工艺选型等并不具备今天的经济性。过去花了10亿元的,今天可能只需5亿元,你把不合理的打折,把10亿元的打折成2亿元,但是别人不愿意,难以简单达成共识。”

内外交困下,严重依赖国外市场的太阳能产业希望中国市场能够进一步扩大来克服目前的困难。作为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会长、民建中央常委的刘汉元在此次两会上再次提交关于光伏产业发展的提案,分别是《关于进一步加快国内光伏市场发展的建议》和《国内光伏装机容量亟待进一步扩大》。

国家发改委去年出台的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中,并未对收购年限给出具体规定,因此,刘汉元建议,根据光伏组件的能源生产特点以及组件的使用寿命,收购政策的年限至少应为20年,也可以用市场化的方式大胆放开,并根据装机容量、成本的实际情况和电网等方面的承受能力,每两到三年重新审核发布上网电价政策,新制订的收购标准只管其后建设的项目。

另外,刘汉元还提出,2007年中国发布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规定了2010年和2020年电网及发电企业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占比,但一直没有实施细则出台。因此,建议尽快完善出台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并明确规定各地电网企业的配额不得低于一定比例,对不能完成配额的地方政府、电网企业进行一定的约束和惩罚。

不过,刘汉元强调,“假如有洗牌,那是为了发下一轮的牌,企业数量会发生变化,但是太阳能产业总量还是处于发展的初期。”

双彩网app官方版

365竞彩足球app下载

问剑逍遥

六合助手